[art] 夏末秋初的愛知三年展2013

今年日本藝術圈也太忙了! 春夏秋有瀨戶內藝術祭,冬天有神戶雙年展,中間還夾一個愛知三年展。 愛知三年展與瀨戶內一樣,都是在2010年開展,會期為2013年8月10日(土) ~ 10月27日(日),這次是第二回,以震災為藝術意識發想,主題為"揺れる大地 ― われわれはどこに立っているのか : 場所、記憶、そして復活Awakening― Where Are We Standing? ― Earth, Memory and Resurrection"。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Simple Market之二手市集初出場!

其實已經是上個月的事情了,現在才寫真是不好意思呀! 八月中參加了由Simple Market主辦的首場二手市集,因為太有趣,九月初的第二回二手市集,我也繼續報名參加了。兩次的市集都是在風和日麗的周日下午舉辦,讓這個夏天虛度時光的我(請參考前一篇)也對地球環保貢獻了一點心力。

Read More

佐了春光的輕筆記

這次短短在礁溪老爺酒店一晚,有件事情讓我很驚訝。在靠近LOBBY的一條走道上,設置了24小時圖書閱讀區。分類方式很有趣,「不可不讀」、「難得好讀」、「推薦要讀」、「值得再讀」、「花時間讀」等五種類型的書籍,可以說是為前來住宿的遊客尋找”讀書的機會與動機”,例如”永遠都可一讀再讀的中外經典名著”、或是”平常沒機會讀、現在可以慢慢品嘗的花時間讀”、”近期推薦值得一讀的推薦要讀”…等等,甚至也有一櫃是宜蘭出身作家與蘭陽地區的相關書籍,不可缺席的在地風情。 新書、舊書、硬書、軟舒、童書、名書、藝術書、歷史書、旅遊書、工具書,書不在多,精采則讀。

Read More

浮生半日,水井茶堂。

來解決一篇舊作,不過解決前先痛快告解,最近少有合作專案,十分輕鬆,有一說是本格日漸凋零,殊不知書寫暢意若能隨心所欲信手拈來,才叫自在。 我掛念著要寫完《水井茶堂》也是這個原因,當日無心差柳,到現在依舊懷念不已。所幸所有照片都沖洗出來,可以下筆。 (本文照片許多,請見諒。) 去年年底isaac來台期間,也無多於閒暇能往其他縣市造訪玩樂,台北連日陰雨,沖淡不少玩興。週日我們開車接了Isaac,順道一提,我安排isaac住在永和的柯達飯店,一般來說不太會安排外國人住在永和這種非台北市中心的地點,不過距離我家很近,isaac也不介意體驗市民生活,因此在樂華夜市旁邊的柯達飯店住了兩晚。 我們從永和出發,吃了永和豆漿,但天候實在不怎地,呆著會繼續發霉,快快逃離實為上策。該去哪其實也沒個準,總之先上二高往南再說,我在車上想想,建議往北埔喝擂茶,我想外國人應該還沒體驗過客家風情,北埔算是最容易抵達的觀光地。 果然越往南走天氣越好,天氣慢慢放晴,我一邊更新手機上的TWITTAI看訊息,得知台北下起雨來,不得不帶著幸災樂禍悲天憫人的心情慶幸我們沒有將假日放在台北。

Read More

花樣的魔幻時刻。

昨晚去看了黑幫有個荷里活魔幻時刻(The Magic Hour),三谷幸喜(Koki Mitani)的片向來不用懷疑CP值,雨夜裡獲得兩小時的歡笑與夢想(加上subway的烤牛肉丸堡),看起來已是窮世中的奢侈。 另一種奢侈是,上週連假要前往山上的途中,意外駐足了一個路邊景點,其實就是一小片野生花田。久居在一點也不好運的台北,花田這兩個字都不會寫了,還以為只是咖啡廳裡廉價的複製畫一般乏味。我們小時後一定有一段不悽慘的童年,出門就會看到稻田與山坡,騎腳踏車上學會經過田邊的小路或幻想會有妖魔鬼怪的小叢林。長大後都忘了,所以才會在公路一轉彎後,庸俗地大喊著要停車拍照。

Read More

[taichung]元旦夜的小確幸:酒吞

2009年第一天晚上抵達台中後,我們連住哪吃哪都還不知道,在中港路上亂開,經過SOGO旁的鋤燒時,本想說吃壽喜燒也不錯,後來繞到SOGO後方的民義街,無意間看到一個小招牌『酒吞』,從門口一閃而過,看起來好像很有fu,外觀很像在中山北路六條通會看到的小店。我對非常日式的隱密小店總是難以抵抗,又怕踩到地雷,馬上用手機google一下這家店的資訊,沒幾筆資料,不能確定到底可不可探,實在很好奇,因此跟工頭說,不如來吃個串燒吧。

Read More

Especially For You,凱莉姊。

凱莉姊姊,謝謝妳帶給我快樂的一夜,當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這曲的經典前奏打下來,全場瘋狂一起”哪哪哪~”哼著節拍,我全身激動雙頰發紅,能親耳聽到這首名曲,還有其他無數名曲,在我貧乏的音樂聆聽史上又畫下另一個里程碑,雖然,距離妳兩百公尺遠,透過小小的100元低倍數望遠鏡,依舊能感受到妳妖嬈豐滿凹凸有致的柔軟胴體,我最喜歡妳總是會伏低90度的招牌下腰動作,像蛇般靈活滑動的雙手,性感高亢可強可軟的嗓音,以及演唱會時總是梳得服服貼貼的頭髮,還有每一套盡忠職守的亮片水鑽緊身衣,妳張開豔紅雙唇的大笑,以及俏皮風騷的英國腔,都能讓我開心不已,凱莉姊真的就在眼前了阿。>//////<

Read More

我的粉樂町生活筆記。

在東區工作的唯一好處是,距離時尚與藝術可以十分接近。(要說是壞處也無不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