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不停蹄的2015,依舊上路的2016

2015年的旅行足跡,比起往年又奔走了更多地方,應該是人生以來的旅行高峰期。 自己都忘了去年向神明許願時,是不是說了希望有能有更多旅行機會之類的話,若是如此,在神明慈悲的應許下,這匆忙而豐富的一年,確實感恩而無憾。(但是別問我拜哪個神明靈驗,我對諸神基本都求一樣的心願XDD)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2014的寧靜聖誕

https://www.flickr.com/photos/thecarol/16075390036/player/ 今年聖誕節我們哪裡也沒去,昨晚簡簡單單吃了炸雞漢堡,台灣的聖誕氣氛還是十分歡樂,過節的拼勁上不輸日本(笑)。 上週末到朋友家提前過節,帶了福利麵包的長條水果蛋糕當伴手禮,切開一看,內容有夠紮實,大量的核桃、杏仁、蘭姆酒漬水果、葡萄乾、無花果等等,剛剛仔細看網頁,才發現斷面內容比網頁上的舊照片還豐富,烤後飄出暖郁果香,搭配一杯手沖咖啡,撫慰了午後空乏的胃。 願大家聖誕節都能大吃飽飽,平安喜樂。 May your Christmas be merry and happy. PS: 非廣告,順手推:福利麵包的水果蛋糕在博客來也可以買到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N010054756

Read More

過客。

某一日的行程如此。 中午出門去協助整理法國來的聖誕吊飾, 下午去錄廣播聊瀨戶內海, 晚上與一對馬來西亞 Jeremiah Foo+日本聯姻夫婦吃泰國菜, 晚餐最後話題結束在想去越南的計畫。 之後敗了一件西班牙品牌PULL&BEAR的裙子, 在city super買巴黎大師的LOLAS麵包, 以及義大利進口的一些食材回家, 101到處都是世界各地來的人, 日本人香港人中國人韓國人美國人印度人還有歐洲不知道哪國人。 回家後覺得太冷決定喝點威士忌暖身, 一邊飲著從蘇格蘭遠渡而來的KININVIE一邊想, 身在台北,其實距離世界並不太遠。 又一日的行程如此。 夫婦二人在台北東區商務旅店的城市小旅行, 與好友數人在深夜酒吧裡高唱英國團體Tears for Fears名曲,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喝著不同國家的酒我們回到八零年代。 醒來的正午與友人約在星期五餐廳吃美式早餐, 午後三點整抵達看似日本某個角落的民生社區, 先生接受一個來自日本配件潮牌的採訪, 我喝著產自南美洲的咖啡, 咖啡廳外走過幾位翻著導覽書的香港旅客。 採訪團隊前往松山機場取景攝影, 又是來自世界各地的人, 日本人香港人中國人韓國人美國人印度人還有歐洲不知道哪國人。 春風舒服適宜, 又一個台北的夜, 其實距離世界並不太遠。 (初筆於2013.11.30 / 修於2014.04.13)

Read More

歸途閒語。

https://www.flickr.com/photos/thecarol/14073739859/player/ 今晚去給先生接機。 不管誰接誰,通常我們都會在回程的路上開始聊,反正踏上歸途,高速公路一小時路程節奏剛好,出國的聊該趟旅行,在家的就聊近日鎖事。 有時淺聊,有時一下就開始討論深入話題,今晚是屬於後者。 從開車一直到回家吃晚餐,連續聊了兩三件事,共通點應該是都與”人”的自我與相處之道有關。 我很樂於與他討論事情,他能帶領我成長,卻也不會因為十歲的年齡差而疏於聆聽或輕視建議,有益的清談能幫助自己爬梳事理,而這件事情我們兩做起來,比起整理一屋子凌亂的家務還擅長多了,甚至我很慶幸,遇到的是某個部分如此相似的人,亦父亦兄,亦師亦友,糟糕之處亦如是。 如果有機會,還滿想將這樣聊天的過程寫下來,寫成一些紀錄文章,以免老年之後的我們,忘了彼此曾經分享過的智慧。 (初筆於2013.12.07 / 修於2014.03.10)

Read More

2013年,我的意外之旅。

寫部落格這件事情真的好遙遠了,但從今年十月第一本拙作《小島旅行》出版後,行走江湖被稱為部落格作家,我常在想這頭銜有點難扛,畢竟一個可以數月不更新部落格的部落客,有資格當”部落格作家”嗎? 嘿,一笑置之就好。 回頭來說這一年。

Read More

[life]Lovely的2012,Reset的2013。

快要想不起多久沒寫文章,久到連部落格都不敢打開了。過去十二年以來漫長的網路書寫歲月,一直到2012年下半年熄火,到這一篇再次開始敲字,大概是中斷的最長一段時間。終於我又回到鍵盤上了。

Read More

如果在冬夜,一個擁有投票權的人。

睡夢中被窗外的話聲與車聲吵醒,不過是凌晨四點。窗外,一大輛裝載幾千幾萬份報紙的大卡車正停在十字路口,等著配送報紙的各地派送員們,左一疊右一疊地將報紙搬上自己的機車,便利超商前的騎樓,七八個中年阿姨媽媽叔叔伯伯,裹著厚大衣席地而坐,有的安靜清點報紙數量,有的高談闊論今日選情。 那是1月14日星期六凌晨,再過四小時就要開始投票了,我們要選出自己的總統。地上的報紙頭版,遠遠地可辨認出兩個全國都認識的頭像。 偷偷隔著窗拍下幾張照片後,躺回床上去睡,聲音依舊斷斷續續傳來。果不其然出現期待之中的話:『今天一定要去投票啦,你要投給誰?』也果不其然出現意料之中的回答:『啊~投是會去投啦~投誰還不是攏同款~』伴隨著搬運聲與機車排氣管聲的遠去,窗外慢慢平息,全台灣等待著天色亮起。 張鐵志多年前那本《反叛的凝視》一書中,提到麥克摩爾的文章,有一段話是這樣的:『對我們這些出身自工人階級的人來說,你永遠無法聽到我們的聲音,看見我們的藝術,因為我們通常不會拍電影,我們也不擁有媒體。』昨天看到台灣首富郭先生的新聞與言論,突然想到這張照片的場景,它告訴了我很多故事。 我們生在台灣擁有很多東西,例如媒體,不被言論控管但總是暴衝失序的媒體,例如網路,自由開放卻反而視線狹隘的網路,例如民主,全民公有卻讓人越來越冷漠的民主。我們真的有很多珍貴的東西,但安逸是毒素,得在別人刺激後才會清醒,有清醒已經不錯了,不免總會聽到有人說,操你老師的政治關我屁事吵死人的日子快點結束啦幹。嗯,台灣的自由真是好旗幟阿,所以精英分子的傲慢、偽善、無知與互相取暖,也都無所遁形。 周五晚上在造勢晚會過後,一個中國來觀選的朋友北風,深刻地告訴我,如果能讓我這輩子也能投上一票,死也無憾。我帶點自豪又掛著苦笑。或許他不知道,我們正在失去一段讓別人羨慕的時代,吧。 如果我們能多認同別人的認同,如果我們能多思考別人的思考,如果我們能多尊重別人的尊重,如果我們能多聽別人唱的歌,如果我們能多讀別人寫的詩,如果我們能多走進別人的世界。你可以激進,你可以順從,你可以假裝激進,你可以假裝順從,這世界越荒謬,越有可能滋生各種思想理想夢想,即使這些想法本身也是荒謬的,但它們卻會是讓生命繼續燃燒的燃料。 其實我的心情很淡定,即使我還是忍不住借題發揮了這篇什麼也不是的文章,真不好意思。

Read More

關於那天晚上還沒說完的話,之前與之後。

怕有人不知道這篇文章的由來,前情提要,5月21日晚上Punch Party17時我自己邀請自己擔任大講講員,逼迫現場150個人聽我發表30分鐘關於2010~2011的生活流水帳。本以為用這種下流手段混時間很可恥,沒想到在我胡說八道完之後還有朋友繼續追討被我含糊帶過的真相,於是以下是那天還沒說完的補充。

Read More

超現實旅行,待續中。

最近作夢夢到旅行的機率,未免也太高了點。查了阿夢師解夢,怎麼說來着? 『夢到你正在旅遊,旅遊的風光令你很深醉,表示你工作努力,很有事業心,但是你長期處於自我封閉的狀態,所以此夢告訴你該安排一段旅行了,這趟出遊將會非常愉快。』 這種推坑的話真有點不負責任吶…。 夢的場景斷斷續續,每天都有不太一樣的劇情,有點像多頻道的有線電視,前天轉到Discovery,昨天轉到Travel & Living,今天又在緯來日本台(但不是釣黑鮪魚那種)。通常如果不是長篇小說的規模(例如接下來要講的夢),就是一回完結的單行本,例如,前幾週做了一場夢,寫在Twitter上,米果說這根本可寫成一篇科幻小說。(有興趣的話這兩則推在此:上一推、下一推) 我之前不能肯定、但今天終於確定的是,故事發展竟然是延續性的,一開始夢到計畫旅行、接著是我跟KEN趕著出發要去機場,又一次夢到我跟KEN在機場準備要去巴黎,總覺得夢了幾天還在機場離不開國境的時候,今天,我終於抵達了另一個國家。 夢境劇情嚴格說起來真的很像連載漫畫(或是影集也可以),我腦子裡是養了一個科幻小說家嗎? 以下是今天的夢。

Read More

雨過天青。

與小姐走訪位於青山的根津美術館。 如果要我選擇這次東京小旅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應該就是意外排進行程的這裡吧。本無意看古美術,並非不想看隈研吾重新設計過的建築,只是優先想去的地方太多,這裡還是想壓後的。

Read More